• 冷水江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化工资讯

煤化工遭遇“水碳危机”

2020-05-22 20:54:08  来源:冷水江资讯网

      “每当我问及国外某企业为何做煤化工设备时,他们都重复着同一句话‘卖给中国’,”一位浸淫煤化工领域多年的人士日前对记者戏谑到,“在我国西部煤化工区域就如‘国际煤化工设备博览会’”。

      中国煤化工在政策时紧时松之中历经十余年的狂热发展,至今已然成为全球最大的煤化工国家。

      然而,原本自去年再度开闸的我国煤化工政策如今却再遭收紧:国家能源局近日发通知遏制煤化工过热发展和用水过量,并将西部煤化工项目全部踢出了《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

      与此前国家严控、投资者持续热情不同的是,在多年投入即将迎来收获之际,如今众多能源大鳄纷纷自愿撤离,包括以大唐为代表的电力大鳄,还有以中海油为代表的石油石化大鳄等,更让人关注的是,还有很多项目因缺水而被迫停工。

      诸多煤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达着类似的担忧,“在技术、投资难题之下,国家对煤化工在水资源和碳排放税征收等方面政策不明朗,这已经成为悬在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然而,在央企思退和国家政策存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依然有不少拥有煤化工下游业务板块的民营企业试图借此机会抢食煤化工“蛋糕“,但疑问是,这到底是值得觊觎的”蛋糕“还是深不可测的”陷阱“

      获批路条项目多数或将夭折

      自2013年开始至今年初,据统计,包括中石化等诸多能源大佬的煤化工项目总投资约达5000亿元,共计22个煤化工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准许开展前期工作的“路条”。而各地上报发改委欲获得“路条“的煤化工项目达104个,总投资额估计在2万亿元左右。

      今年初国家能源局召开内部咨询会,内部通报了初步规定目标:到2020年规划煤制油产能3000万吨、煤制气500亿立方米。

      这被业界看作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审批和规划,似乎一场煤化工狂飙戏码大幕即将拉开。

      然而,短短几个月后,7月17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一则通知再度掀起轩然大波,通知强调,年产20亿立方米以下煤制气和年产100万吨以下的煤制油项目不准审批,而且要遏制煤化工过热无序建设和过度用水的情况。

      一家涉足新疆煤化工的企业总经理王强(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这与2006年发的一则通知类似,都是国家遏制煤化工发展过热的通知,2006年那则通知对整个煤化工行业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更让煤化工企业大失所望的是,继通知发布一个多月后,国家发改委又将西部煤化工项目全部踢出《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这意味着煤化工项目将享受不到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而是按25%的税率征收。

      一位涉足煤化工的地方国企总经理感叹到,国家政策难以把握,犹如“开电梯“。

      安迅思中国首席分析师唐敏告诉记者,国家每批一个煤化工“路条”,都会告诉企业:要开工必须实现废水零排放,加上以水量定项目的措施,所以我预计虽然路条批了,但最终或将仅有1/4的项目被准许开工。

      王强也告诉记者,国家一边放开让企业搞前期准备工作,一边却在量水而行和废水零排放上设置门槛,所以虽然那么多项目获得“路条”,这离准许开工建设还很遥远,很多项目最终或难以开工。

      王强补充道,目前已有一个大型煤制气项目,因水资源配备上不能保证,在可行性论证过程中被强行停止,落得个“胎死腹中”的下场。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对经济观察报说,煤化工项目的审批程序较为复杂,发改委、能源局、环保部、水利部、地方政府等需就立项、能源、环保、用水、用地等各个方面做出相应批示,环保部作出的项目环评意见公示后,申请人、利害相关人可在规定时间内申请听证,之后环保评测环节才能宣告结束。据记者了解,企业仅开展前期工作资金损失并不大,大约几千万元,但是对于急于开工建设的企业来说,水资源论证和环评却越来越严格,它们更怕时间拖延,毕竟市场行情瞬息万变,工程拖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