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七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数码资讯

酷派人数几乎减半 CEO为卖地已接触十余家公司

2020-07-30 21:42:08  来源:二七资讯网
    酷派CEO刘江峰酷派CEO刘江峰

      “如果有远见,也许在更早的时候就会对酷派进行调整,确实没有想到今日会这么困难,在中间其实是有无数机会解决资金问题的。”酷派CEO刘江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8月16日,久未露面的酷派CEO刘江峰出现在酷派新产品COOL M7的渠道会上,这一天,也是他担任酷派CEO职位的一周年纪念。而在前一天晚上,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公告称,酷派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最近偿债压力加大。

      在外界看来,这份公告内容就像中考的“成绩单”一样,赤裸裸的将酷派的现状袒露在公众中,而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刘江峰最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酷派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酷派现在至少还活着,虽然有一些困难,但我们的研发生产都没有停止。”刘江峰有些无奈的对记者表示,最近各种新闻网站的头条上都是一些酷派负面的消息,但是目前酷派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出货量,只是因为众所周知的问题,银行停贷导致大半年来酷派的资金是“只还不贷”。

      也正是因为资金链的紧张,此前有传闻称酷派有百亿的土地资源,打算“卖地转型”。对此,刘江峰首次正面回应,表示酷派未来的发展取决于资金,而在大半年前他就开始与一些地产公司和实业公司接触,数量不下十家,也希望做一些银行的增发,但目前投资方“姓谁”仍未确定。

      “如果按照50万的销售量算,物料可能是大几个亿的投入,但是按照目前酷派的资金状况,可能支撑不了50万台。”刘江峰对记者表示,酷派现在是拿着金饭碗讨饭。

      酷派是酷派 乐视是乐视

      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家,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虽然一直过得磕磕碰碰,但在手机行业始终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即便是离职员工,也能在新公司成为业务骨干,称其为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也不为过。

      但过去几年的不断重组调整以及股份变更,让这个原本处在一线的手机厂家丧失了最好的转型机会,而后,股东之间产生的不同利益纠纷,让如今的酷派在“自救”上显得难上加难。

      “巧妇难为无米炊,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过去这一年自身的成长可能抵上过去五年。”刘江峰对记者说。

      事实上,中途“接盘”的刘江峰有着漂亮的履历表,19年的华为工作经验,荣耀电商品牌的操盘手以及生鲜电商多点Dmall的负责人,原本的他曾经希望在酷派里面“大干一场”。

      “但现在确实是在低谷期,酷派从去年收缩到现在,大概的人数规模是原来的一半多一些。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什么叫做远见,可见还是需要点功力的,其实对于酷派来说,中间是有无数的机会解决资金问题的。”刘江峰对记者说。

      不久前,酷派遭平安银行起诉 被要求立即偿还8000万元。并且,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酷派在供应链环节更多的是现款现货,对于此时的酷派来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和与乐视的关系,也让酷派的处境变得被动。

      目前,乐视控股持有酷派28.87%股份,为第一大股东。乐视网新任CEO梁军曾在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出任CEO两个多月以来,核心工作是调整乐视网的战略,经过讨论,最终决定:乐视网的未来业务重心应该放在电视上。围绕这一调整,乐视视频、乐视影业等兄弟业务都面临着重新定位。而对于其他边缘业务,梁军的做法是:该砍的砍,该扔的扔。

      7月31日,刘江峰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该文。

      刘江峰对记者表示,目前酷派与乐视在业务上已经没有太多的合作了,主要是股权关系。“现在很多新闻都在从乐视的角度讲酷派,但我想说酷派是酷派,乐视是乐视。”

      转型房产是假资金缺口是真

      这个月初,关于酷派卖地转型房地产业务的消息在手机圈被疯转。有消息人士表示,此前一个月,乐视与多家地产公司谈判,包括恒大、碧桂园等。

      “事实上,此前贾跃亭是希望卖给碧桂园的,以联合开发的形式,每年收取租金,这样才能保证不会一把被贾跃亭将钱弄走,但是后来没有谈成,贾跃亭(资金危机)后就没有功夫搞这边了。”一位接近酷派消息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酷派拥有一些地块,科技园北区的块地是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酷派创始人郭德英低价购入的,联合酷派信息港以及松山湖等地块,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可能将近百亿。

      “如果把这些卖了,整个乐视以及酷派可能可以缓一会。”上述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但是,酷派的股东也不太同意相关方案,所以一直没有谈拢。 而涉及到交易手续的问题,融创可能会自营或者与京基合作,但这个方案也尚未确定。

      对于上述卖地传闻,刘江峰首次做出回应,表示酷派现在确实在资金链上有些紧张,而酷派的土地资源确实可以“救急”。他向记者透露,在大半年前,他个人就与不下十家企业进行过谈判,包括房地产商以及实业公司,但目前仍未结果。

      “应该说房地产变现是最容易的,并且房地产商可以用土地做资本上的合作,酷派是拿着金饭碗在讨饭。”同时,刘江峰对记者表示,对于其他手机厂家来说,收购酷派也是不错的选择,在海外,酷派仍然具有品牌优势,目前和美国一个运营商合作卖出去的机器每周就有几万台。

      “但酷派如果有个十亿的资金补充,也能缓过来了,事实上目前也有一些机型在同时研发,但从风险上看,需要先稳住,先保证海外,国内的市场投入需要谨慎。”刘江峰对记者说。

      手机业务还有机会吗?

      撇开外界的传闻,刘江峰最近一直在忙酷派的新产品发布。

      在16日的渠道峰会上,酷派推出了一款新机器COOL M7,4GB+64GB零售价为2699元,这也是酷派在今年首次公开推出的旗舰产品。

      从配置来看,COOL M7采用了高通骁龙625处理器, 5.5吋 FHD高清大屏,屏幕采用第三代康宁玻璃,前摄1300万+后摄1200万像素的摄像头,此外还内设3200mAh电池容量,支持极速闪充。应该说,在目前的手机市场,该产品已经过了旗舰产品的及格线。

      但在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的国内市场,想要利用这款机器令酷派重回增长跑道几乎不太可能。

      “手机行业的门槛越来越高,投入也越来越大,没有十几亿亿可能根本没有办法去和其他厂家竞争。”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记者表示,目前酷派最大的挑战仍然是在资金链和渠道端,即便是产品合格,仅靠线上的声量去传播,很难突围。

      事实上,这也是刘江峰所担心的。

      “目前国内外市场本来是不应该分开的,但是目前的重点放在海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国内的市场投入需要控制。”刘江峰对记者表示,现在选供应商,不是选谁好谁便宜,是谁愿意和我做。

      这一点,他说自己在低谷期、逆境中看的很明白。

      “做好企业,老板应该自己当CEO,最起码在初期或者困难的时期更是要这样,从顶层到战略必须高度统一,但目前酷派的股东们依然有分歧,这不是职业经理人能左右的。”刘江峰说,感谢团队一直在撑着,说不定哪天资金到位了,酷派流失的人才也还能回来。

      8月1日,刘江峰曾经在个人微信转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中是一本由雷蒙德 钱德勒写的“漫长的告别”,并附言,“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而在昨天的采访中,对于是否后悔进入酷派,他引用了李宗盛的歌曲,表示“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